都2020年了,吃财政饭的“作协”还有必要存在吗?

来源公众号:凯申日记本微信ID:chan……

祖国的韭菜的头像
祖国的韭菜
Share:

PDF仅VIP/购买后查看

来源公众号:凯申日记本
微信ID:changtalk

方方的言论让很多人把目光转移到了“作协”这个机构上。
抛开方方本人的立场不谈,如今已经是2020年了,官方拨款的“作家协会”,是否还有存在的必要性呢?或者说,是否还有用财政拨款养着的必要呢?

根据《湖北省作家协会2020年预算公开》(
http://t.cn/A6ZzoyQk)中提到的数字:我会编报预算项目总额2897.61万元,其中财政拨款2717.85万元,另实拨资金179.76万元。

每年要花纳税人两千多万人民币,这笔钱是否有意义呢?

我们看看2020年,湖北省作协重点要做什么事情。

【我会2020年有两个重点项目,分别是:
1、公共文化产品及服务项目143万元,
2、长江文艺办刊经费429.76万元;年度绩效目标是:
   1、队伍建设:培养各类文学梯队创作人才,发展26名签约作家和10名签约评论家;“春秋讲学”活动受众面不断扩大;开展地铁公共空间诗歌公益展示活动;组织文学活动,征集文学作品;
   2、文学创作:推出各类文学作品,提升作品质量和美誉度;出版《长江文艺》等期刊,加大各类刊物的推介力度,扩大刊物的社会影响力;完善精品典藏工程。】

似乎也没看出来有什么大的用处啊。

我国并不只是湖北一个地方有作协,除了各省的作协之外,还有国家一级的。以中国作家协会为例,2018年财政拨款收支总预算为26572.90万元(
http://t.cn/EtGbW6w)。

过去我们设立官方养着的作协,初衷可能是为了为人民群众提供更好的精神文化,用“国家付费”的形式,让他们生产精神产品。但中国作协的前身成立的时候,中国还是一个农业国,大部分人都不识字,是文盲,连看书都做不到,就更不用说系统性地输出文字了。

在这种情况下,财政供养的作协有一定意义,作家可以不用考虑基础的生计问题,而专心生产符合时代需求的文化产品。

但现在情况已经发生了重大变化:

1、经过七十年的发展,中国的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了50%(
http://t.cn/A6ZzoyQD),这么庞大的受较高层次教育的人口基数,已经完全能够支撑内部自发产生优秀的文化生产者,不再需要政府用“撒胡椒面”式的方法补贴一大帮人了。

2、互联网时代打破了信息渠道垄断。比如过去八九十年代时,“评论家”是少数人才能胜任的,才有资格在报纸上写写杂文,弄个什么“杂文家”、“评论家”当当。现在网民几个亿,个个都能评论,都是键盘侠,那还要什么专门的评论家呢?这么大的基数,堆也能堆得出说话鞭辟入里且免费的“野生国师”,不需要政府额外花钱。

3、如今的中国已经是一个复杂的工业社会,不是过去那个扁平化的农业文明了。旧式文人如果不参与社会生产和协作,根本无法把握时代脉搏,只能坐在家里空想,隔行如隔山,也写不出有时代感且受众喜闻乐见的产品(写写历史类或者架空类的小说估计还行)。而亲身参与生产、熟悉现代技术运作方式的人,反而比“专职文人”更能写出有时代特色的作品,比如刘慈欣这样的“电工”。

4、现代社会对于文化产品,已经有了较为成熟的变现机制,市场自然会筛选出受众喜闻乐见的作者和作品,并给予他们收入,这也比用财政体制“撒胡椒面”的效率要高。那有网友可能会说,但是有人写的好却市场不欢迎呢?既然市场不欢迎,那说明你写了也没人看,就算拨给你钱,还是没人看,对出资人和公众而言,都并无额外的好处。那只好作为你的业余爱好就是,不需要花费公共财政的钱。

如果把全国的作协系统都裁撤掉,每年能省下几个亿,这些钱拿来做什么都好嘛。


久财券VIPad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 

久财券VIP
热门游览
(月)